#唯思收藏#拉图庄Chateau Latour

#唯思收藏#拉图庄Chateau Latour

熟悉波尔多列级庄的朋友,对拉图酒标上的塔楼标志一定不会感觉陌生。其实目前拉图庄内的那座白塔Saint-Lambert是17世纪20年代重建的,但是这座塔楼的原型Saint-Maubert塔楼却是拉图庄早期历史的见证。最早提到这座塔楼的是Froissard于1378年出版的编年史,提到了百年战争期间Breton的士兵奉法王之命镇守拉图庄的塔楼,但是经过三天的激战,塔楼最终被英国军队夺下并建立了要塞。经过多年的战乱,这座塔楼最终还是在1453年的Castillon战争期间被法国的军队所摧毁。
到17世纪的末期,拉图庄主要还是租借给农民打理,酿酒的质量也并不是很高,并不适合陈年。但是一切在de Segur家族接手酒庄之后发生了转机。Alexandre de Segur通过一系列的婚姻和继承,成为了拉图庄的新一任庄主。他的儿子,日后的“葡萄酒王子”Nicolas-Alexandre de Segur继承了父亲的爱好并扩大了家族的葡萄酒生意。到1718年,de Segur家族先后买入了拉菲庄、Chateau Brane-Mouton(即日后的木桐庄)和Chateau Calon(即日后的凯龙庄Calon Segur)。而Nicolas-Alexandre之所以被路易十五昵称作“葡萄酒王子”,就是因为他把高品质的波尔多葡萄酒介绍到了宫廷和上流社会的生活中。
在de Segur家族的精心打理下,酒庄的质量和名望日渐提升。1842年,为了避免拿破仑继承法(Napoleonic laws of inheritance)使酒庄的所有权四分五裂,de Segur家族成立了société civile来维持酒庄的所有权。但是随着部分家族成员卖出其所有权,到20世纪60年代,主要的控股人已经是两家英国的商业公司Pearson和Harveys。随后Allied Lyons收购了Harveys,并购入了Pearson的股份,于1989年成为酒庄最大的股东(总计持有93%的股份)。列级庄落在英国人手里,这到现在恐怕还是触动法国人脆弱神经的一桩往事。但是英国人对拉图品质的贡献也是巨大的,正是在这一时期,拉图率先采用了不锈钢发酵罐。这一行为遭到了保守的法国人的嘲讽,并被戏称为“把酒庄变成了牛奶站”。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不锈钢发酵罐作为发酵容器的优越性,它已经成为现代化酒庄的标准配置。另外一大举措,则是在1966年决定开始生产二军酒,同时正牌酒的葡萄完全来自最初城堡附近的土地Enclos。
1993年,呼声极高的法国富豪Francois Pinault通过其持股公司Artemis,以高于市场价格买入了Allied Lyons的股份,拉图庄所有权在30年后终于重回法国人手中。

拉图的葡萄园和风土
拉图庄位于波尔多的中心地带,Pauillac村最好的土地上。从气候上来讲,夏季温暖但不过于炎热,阳光非常明媚而少雨。7月中后期可能有一定的降雨补偿夏季的干燥,但是8月初则通常比较干燥。快进入9月的时候,日夜温差逐渐增大,葡萄成熟的过程日渐加快。这一时期仍然有一定的降雨,甚至有可能影响采摘,但是幸运的是大部分时间仍旧是非常阳光明媚的。
拉图庄的葡萄园略微有些分散,但是大部分的土地集中在Gironde河岸附近,离入海口大约60千米的位置。这一位置对拉图庄的益处是双重的:比斯开湾Golfe de Gascogne影响下的海洋性气候很温和,适宜葡萄的生长;Gironde河流在夏日带来的冷凉水流有助于葡萄及早成熟,避免在收获季节遭受降雨等不良气候的影响。
拉图葡萄园最中心的土地叫做Enclos,位于靠近Gironde河岸的位置,大约48公顷(酒庄总面积约80公顷)。南北分别是两条小溪,东部是Gironde河岸形成的冲击河岸Palus,西边则是大名鼎鼎的酒庄之路。Enclos主要由三种土壤组成:粘土质砾石clayey gravels、砾质砂gravelly sands和泥灰质黏土marly clays。粘土质砾石是最主要的,大概占到总量的50%-80%,大约形成于三百万年前。而砾质沙则相对年代较晚,大约形成于10万年前,主要分布在Enclos的东西两侧斜坡上。泥灰质黏土主要位于Enclos的北部,在最南部也占一定比例,这几片plot主要用来栽培美乐。
作为梅多克产区的列级庄,拉图庄的葡萄还是以赤霞珠为主,占栽培面积的80%;其次为美乐,占18%;而品丽珠和小味儿多总共占2%。种植密度较高,约为每公顷1000株,但是因为单产低,因而品质依旧出众。
在栽培上,酒庄每年都进行complantation,更换大约2%的病死或者意外毁掉的植株。以此来确保葡萄品质和产量的稳定均一。当然,新藤都是被单独标记的,并且分别进行发酵。当某片土地的葡萄藤年龄过老的时候,酒庄也会将整片土地上的葡萄藤全部拔掉,在5年的免耕期之后更换新的葡萄藤。5年的免耕期确保土地能够恢复活力,在将来产出优质的葡萄。酒庄虽然没有采用生物动力法,但是依旧非常讲究有机和自然的概念。比如酒庄不使用化学除草剂,而且只使用有机肥料。
一般9月中旬拉图庄开始收获季节,这时大约100位葡萄采摘工人会持续工作15-20天左右。葡萄被手工采摘到大约8kg的小筐内,随后直接运送到不远的发酵车间内,避免浆果破碎或者其他人为的影响。在进入发酵罐之前,葡萄还需要经过两次筛选:首先在除梗之前工人在分选台除去绿叶等杂质;其次在除梗之后进行第二次人工拣选,挑选出遗漏的果梗,以避免对酒质的影响。
酿酒车间在2001进行了更新,目前66个不锈钢发酵罐大小在6吨到17吨不等。这样每块plot的葡萄都可单独进行发酵,以尽最大可能发挥土地的特性。发酵时间大约三周,随后新酒与酒糟分离,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以柔化酒体,降低酸度。大约在12月初的时候,新酒在来自Allier和Nievre森林的新橡木桶中进行陈酿。
直到第二年的夏天之前,所有的新酒都储存在“第一年酒窖”。此时酒庄最重要的事情是准备每年4月的波尔多期酒周,酒窖里面的主要工作是例行的检查和添桶。在夏季到来时,新酒将会转入更加阴凉的“第二年酒窖”,并继续陈年10到13个月。在这期间内,大概每3个月酿酒师会进行一次换桶除渣。
在木桶中陈酿一年以后,酿酒师会使用鸡蛋清进行下胶澄清,每个橡木桶大约使用4到6个鸡蛋。使用鸡蛋清下胶45天后,酿酒师将会进行最后一次换桶,此时的葡萄酒就已经可以准备灌装了。但是确切的灌装日期需要通过品尝确定,要恰好在葡萄酒脱去青涩的气息,展现丰富和细腻的特征,但又没有在木桶中陈年过度而显得疲惫的时候。这真的是一个技术活。

拉图的葡萄酒和年份
拉图的正牌Chateau Latour可以算是波尔多五大名庄里面稳定性最佳的葡萄酒。如果你感兴趣,可以试着找来帕克或者简茜丝对五大名庄的评分,然后比较一下哪个酒庄分数的标准差最小。名庄之所以是名庄,并不是因为在好年份能够酿出绝世好酒,而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在平凡的年份甚至是艰苦的年份依旧能够表现风土的精神,一如既往地维持酒庄的质量水准。近年来,拉图致力于创造更易于让消费者在年轻时可以享用的葡萄酒,但是一瓶拉图依旧需要10到15年才能达到成熟。
19世纪波尔多经历了接二连三的灾害,50年代的白粉病、60年代的根瘤蚜、80年代的霜霉病给当时的葡萄酒行业带来的延绵不断的噩梦。但是当时创造出的石硫合剂、美洲砧木嫁接和波尔多液,直到今天也还在保护着波尔多葡萄园的健康生长。因此,对于古董葡萄酒来讲,根瘤蚜泛滥之前的年份(如1865年),和波尔多逐渐从各种自然灾害恢复过来的年份(如世纪好年1900年)都是非常出色的。但是,古董葡萄酒并不是人人都能欣赏的,这些传奇般的老年份到底是不是“百万富翁的醋”,只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20世纪的上半叶,由于两次世界大战,除了20年代之外没有特别突出的年份。20年代可以算作是上个世界质量最出众的黄金十年,1920,、1926、1928和1929都属于五星年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45年,以及随后的1947和1949,和后来的1961都是很出色的年份。而真正能够与20年代媲美的,则是同样众星璀璨的80年代,包括1982、1985、1989和其后的1990。
新千年开始就是一个非常优异的年份,其后的2003和2005也都属于当代经典的范围。而刚刚开始发售的2009更被誉为媲美1982的伟大年份。其后马上就要装瓶进入市场的2010更被很多葡萄酒鉴赏家认为是品质高于2009的世纪好年。
副牌Les Forts de Latour得名于Enclos西北部的一片plot,但是因为带有拉图正牌酒的风范而往往被称作小拉图。可以说小拉图是波尔多列级庄副牌中品质最佳的,不少年分小拉图的水平都与普通的列级庄相当。这与小拉图葡萄和葡萄酒的来源有很大的关系。小拉图的第一个来源是酒庄的几片土地Comtesse de Lalande、Petit Batailley、Saint-Anne,以及2005年新购入的 Artigues村的部分土地产区的葡萄。第二个来源是酒庄较为年轻的葡萄藤结出的果实。第三个来源则是在某些年份被降级的正牌酒。除此之外,小拉图和拉图正牌最大的区别是橡木桶的使用,小拉图一般为50%的新桶。另外,美乐的比例也略高一点,多在25%到30%之间。
三牌酒Pauillac正式创立于1990年(在1973、1974和1987也曾生产过),主要来自被淘汰的浆果和原酒,以及正牌酒糟压榨后的汁液,比较适合做菜。

拉图的品质出众,价格自然也不凡。在1714年,一橡木桶拉图的价格已经是普通波尔多葡萄酒价格的4到5倍,1927年变成了13倍,到1967年已经变成了20倍。而历史上来讲,拉图和拉菲作为波尔多最具名望的两大名庄,价格一直不相上下。2011年5月,拉图庄与佳士得在香港共同推出了“酒庄窖存之宝”专场拍卖,提供了从1863年至今的直接来自于酒庄窖存的葡萄酒。这一收藏拉图葡萄酒的好机会自然受到了拉图爱好者的追捧,最终全场的成交价以超出预先估计的两倍以上成交。
2012年4月,波尔多期酒发售进行得不温不火,甚至可以说有些乏味,但是依旧有不少新闻给葡萄酒圈子投下了热闹的重磅炸弹。最重要的一条恐怕就是拉图庄宣布明年起退出期酒市场。虽然并没有公布酒庄未来的销售模式,但是人们还是做出了非常多的猜测。不过毫无疑问地,作为永远引领变革潮流的拉图,这一决定对波尔多的葡萄酒市场,特别是期酒贸易的影响是深远的。无论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看明年拉图庄的精彩表演吧。

原载新浪财经
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column/career/20130128/095114421981.shtml
图片来源:佳士得 CHRISTIE’S